2011-01-04
誰搬走了我的乳酪
成報 - A10, 成中講台, 馬翠媚

80後青年,明言女友嫌棄無物業,字字怨氣;60後父母,哭訴無力支付課外活動費,聲聲淒酸;40後長者,為了一包香米冒險打疫苗,啖啖委屈。都市人都有個大問號,到底是誰搬走了我的乳酪?

其實,港人由97前的遍地黃金、到經歷金融海嘯的洗禮,看見自己的乳酪漸行漸遠,港人已慢慢失去耐性。連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都被上海等後起之秀趕上的勢頭,社會慢慢滋生一種不安全感流遍全身。專家預言長此下去,香港將淪為內地的二三線城市。面對香港的前途,應何去何從?筆者就此提出了幾點建議。

老有所依
隨人口老化,設立全民退休保障制度事在必行。雖然資助安老宿位等措施的拍板,已顯示了港府對老人問題的關注,但統計處推算至二零三九年,六十五歲以上長者的人口佔本港人口四分一,反映醫療服務等的渴求已愈顯急切。公立醫院輪候時間長、安老宿位不足等問題,反映港府在提供服務的即時性上必須加以改善,使有需要的老人都能得及時雨。此外,全民退休保障必須惠及所有長者,以免受助老人被標籤為社會包袱,在耳順之年仍能有尊嚴的過活。

壯有所用
面對澳門等後起之秀,本港在創新工業發展上需急起直追。隨光纖之父高錕的諾貝爾獎、星之子星之女的誕生等港人在科學上的成就,為港人對科研的熱誠掀起了序幕。落馬洲河套區發展科技,能作香港創新工業的試金石。深圳既為國內的科技重鎮,能為港輸入科技人才,配合完善法制,保護知識產權,以吸引外資注入本地經濟。同時基建的上馬,亦有助創造就業機會,拉低失業率,令民怨沸騰的社會能得一口氣紓緩的機會。故此,發展落馬洲河套區已是刻不容緩。

幼有所長
在教育方面,當務之急為重整教育政策、規管直資。考評局年年「炮製」出數以千計會考零分的烈士,是因為本港教育在師資及資源上分配的不平均。港府宜從大學教育中撥出資源重新分配,改善包括中小學殺校、縮班等問題,資助學童課外學習經驗及上網費等,除保了一眾教師的席位外,亦增加了學生得良好教育的機會。此外,教局須制定一系列直資加學費的標準,避免直資在大量盈餘下仍不斷牟利外,更保障了貧困資優生入名校的機會,改善隔代貧窮問題。

改善貧富懸殊
針對社會上的受助者,應設立更完善的社會福利及保障制度。當香港的堅尼系數已高於世界水平,反映窮人受壓榨問題嚴重。作為一個發達地區,除了最低工資立法的實現外,還需立法規管工人的工時,以進一步保障勞動人士。同時,針對勞工保護的法例必須因時制宜並時時改進,以免再次發生大財團走法律隙剋扣員工工資的事件。建立完善的稅網制度,避免漏稅走稅的情況,以增加扶貧的資金及降低門檻,配合有一半資金來自商界「捐獻」的關愛基金,能積極改善社會兩極化。

眺望香港的夜色依然璀燦,然東方明珠之名已變得黯淡無光。香港龍頭大哥地位已岌岌可危,澳門、上海等城市已亦步亦趨,實不應再抱潛龍勿用的心態坐以待斃,因沒有任何一種乳酪是永遠吃不完的!解決香港社會及前途問題,不單是特區政府的責任,港人更不應再故步自封、戀棧過去,宜北望神州尋找新的契機步向大同世界。

青年評論馬翠媚

 
  Copyright © 2009 Youth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