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31
80後?80後!
成報 - A12, 成中講台, 孫 卓

2011年已經悄然來臨,回顧2010年,有3大事件值得載入香港事件簿。

2010年1月,廣深港高鐵巨額撥款669億引起一片激烈的抗議聲。審批會議期間,眾多80後年輕人攔阻於立法會門口,掌心握一粒米,每26步一跪,用近似苦行的反抗方式表達憤懣之情。深受高鐵建設影響的菜園村也因此得以幸存,並在年輕人的規劃指引下踏出了未來生態新村建設的腳步。

2010年11月,開發商魯連城企圖將大浪西灣打造成私人別墅,7萬多的facebook群組成員集體到大浪西灣行山,強烈表達「不要讓銅臭污染了香港的最後一片淨土」的社會願望。

2010年12月,萬人聯署反對濕地建豪宅,堅決保護南生圍的生態環境。

這3大事件的主角或許有些讓人出乎意料:不是政府,不是社會企業,不是NGO,而是一群以80後為主導的年輕人。他們聚攏在一起,實現了3場自發的、無領導、無組織的集體運動。這些集體運動都取得了一定的成效,抗爭——行為藝術的社會意義,也在他們身上得到了體現。

主角,為甚麼是80後的年輕人呢?依筆者之見,有以下三個原因:

首先,他們有敏銳的時事觸覺,能夠及時捕捉社會上的新鮮事。「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的古訓在新時代具有歷久恆新的活力。

其次,他們熟悉新時代的溝通新方式,善於利用新媒體和Web2.0的優勢傳播消息,攏聚力量。7萬人的「反對魯連城」群組充分說明社交網路在指引社會輿論,聚焦熱點事件中的影響力。

最後,年輕人相比老一輩,更具有挑戰權威的勇氣和執。他們沒有陳舊的思想束縛,也少有盲目的犬儒主義,在社會公共群體的利益受到損害時,出於良知和正義,積極抗爭。高鐵、大浪西灣、南生圍,也許不是每一個都與他們切身相關,但是總與社會的另一個群體息息相關。他們身上體現出的利他精神,正是這個私欲膨脹和金錢至上的時代最匱乏的遺產。

80後,一個被符號化和標籤化的代名詞,自誕生起就一直飽受爭議。近日政務司長唐英年批評部分80後「剛愎自用」兼「勇往直前」,很容易「車毀人亡」,警醒追求民主的青年「不能關起門來當皇帝」。
然而,筆者認為:80後的抗爭並不是純粹無理性的激進運動,他們的出發點是促進社會的改革和進步,讓更多人聽到權威以外的普通人的聲音。年輕一代對社會現狀抱有正面積極的信念,渴望用自身的力量make a difference,而一個多元化的良性社會,應該有足夠的包容和開放讓年輕人也成為社會的「話語權持有者」。80後,也許就是下一個change maker。

青年評論 孫卓

 
  Copyright © 2009 Youth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