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2-10
X先生 A小姐 Y高官 -
成報 - A12, 成中講台, 朱家健

早前,城中兩宗桃色案件成了全城茶餘飯後的話題,哄動全城。事件被傳媒廣泛報道,亦有網民積極對當事人的背景及情史積極「起底」作人肉搜索,另加上路邊社消息及個人聯想,對受害人的身份作出了無憑據的猜測,掀起白色恐慌,對當事人不公平、對司法制度不尊重、對被影射的疑似人士造成滋擾、同時亦恍如在受害人傷口灑鹽。

單單「A」或「X」已不能滿足公眾的求知慾或「八卦」,受害人的年齡、工作背景、生活圈子,統統在不同渠道被披露,其他資料亦相繼循不同途徑被推敲出來,從而在網上媒體被含沙射影,及被文字媒體以熟悉的手法影射出來。雖知受害人被冠以字母暱稱保護的原因除了是避免其身份在公開後對其生活帶來更大的滋擾外,亦通常減少了因勒索或性暴力罪行受客人所面對的各方壓力及尷尬,同時,亦鼓勵其他同類罪案受害者挺身而出,對防止其他潛在罪案起阻嚇作用。

然而,知情權並不應該成為揭開受害人瘡疤的理由,更不應該成為達到某些政治目的之借口。作為受害人,總希望事件在法律面前公平地解決;作為局外人,我等亦應該讓陪審團在未有受到外來資訊的影響下作出對各方最公道的決定;作為當事人,更不希望傳媒及公眾對其未判未審,假定其罪有應得。個別傳媒未好好利用其「第四權」,發揮其對監察社會的不公義,反而帶頭製造社會的不公不義,可怒也!

對其他被影射的疑似受害者人士的誣衊及滋擾,同樣是難以彌補的。試想想,女生被人肉搜尋後,家底、生活圈子及模式、甚至是成長階段歷程被赤裸裸公開及與受害者作「找相同」比較,再被局外人評頭品足,再加以訛傳訛繪形繪色,被網民對號入座,對該女生的印象及名節造成污辱;而被影射的富商及高官,則像被第二度勒索,亦像面對全民道德的公審,這正是對受害人勇氣面對的掌摑,那往後再有同類勒索案件,還有誰會再站出來頂證呢?如果站出來,豈不是將告訴全世界自己的桃色醜聞?

香港的法律制度假定在審判前被告人是無罪的,亦在特定案件中的受害人的身份受到保護,在未經司法機構許可而作披露則屬藐視法庭。與其對受害人的身份作全城競猜,或為被告人的臭史翻舊帳,倒不如以此事為鑑,以身作則,對伴侶專一,尊重他人,愛護家人。

青年評論 朱家健‧

 
  Copyright © 2009 Youth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