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2-14
「八十後」看「八十後」 -
成報 - A09, 成中講台, 朱家健

「八十後」詞組在過去兩三年在香港廣為人認識,此稱謂其實從內地傳入,意指為八十年代出生的年輕人,在香港生根落戶後在各大媒體、新興網上平台廣泛應用,後來在數群廿多歲社運人士在各領域的出位行徑或不作為下,此用語被定性為一班對社會有期望但行為略偏激的年輕人,帶有貶義。

政務司司長唐英年早前出席民間智庫活動時發表言論,向八十後青年作出訓示,引起社會回響及青年人關注。筆者亦不欲重複唐司長惹火的車毀人亡言論,只是慨嘆作為一個擁用政治智慧的社會領袖,在每一個公開場合理應慎言,不應標籤化及醜化年輕人來把某些個人或群體推向道德高地,亦絕不可以強行以一支竹竿打翻整條船,因為即使是八十年代出生的年輕人,都各自有不同的性格、取向、思想、處事模式、組群、朋友圈子、理想,每人都是獨立個體,單單以「八十後」來作批評,是有點兒對在默默為社會貢獻及有承擔的年輕人不公道。

回顧過去數年,亦有不少個體以八十後代表自居,參與跪地苦行、圍堵立法會大樓、挑釁高等學府管理層、衝擊官方機構建築物,並以「八十後」身份接受媒體訪問及代言。嘩,那是誰的授權欽點了該等人士「代表」八十後青年代言?那我行我素、言行不羈是否久而久之成了八十後青年人的「象徵」呢?

筆者不是在批評以行動及言論表達社會訴求的行為,因為只要該行動符合法規,這是基本法賦予我們的權利;筆者更不是阻止年輕人參與合乎社會大多數人利益的社會運動,但筆者卻質疑部分較激進人士參與活動的動機,他們是否知道自己在做甚麼或說甚麼?或夥同他們一起抗爭的組群背後有何目的?筆者不欲看到社會分化欠和諧,但屢屢在鏡頭看到囂張跋扈的臉孔「代表」八十後發言卻一派胡言!亦有一群迷茫呆滯的青年人甘願做人肉布景板,他們還有謙卑的主見嗎?說人云亦云也有道理吧?抽水的言論是否沒有政治成本?為博上位而博出位是否又可不負責任之餘又可得到社會同情?眼見部分激進者甚至把矛頭指向盡忠職守維持秩序的警務人員,真對那些未能為其子女在兒時灌輸正確價值觀的家長而可悲。而如果未有貢獻社會又怎麼能埋怨社會對他們忽視呢?社會不是欠了他們的!

那為何該群年輕人又熱衷標奇立異呢?除了有表演慾外,則只可以用走捷徑來形容。正是急功近利的一群令「八十後」此一詞組成了形容青年人激進的集體字眼,亦彷彿「八十後」此一標籤把「為反對而反對」及「不事生產」等的形容詞和其他八十年代出生的朋友以釘書釘牢牢的釘在一起了似的。

年初二竟又殺出一個程咬金,自言為香港祈福,求得籤又不請專門的解籤人解讀,硬要把預備的台詞唸出作自行解籤之說,望港人「自求多福」。筆者看來該三數位「有心人」真的應驗了所求的籤文「人生何在逞英雄」呀!

「八十後」只是一個詞組,最重要的是心態正確,心境健康。

青年評論?朱家健‧

 
  Copyright © 2009 Youth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