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2-15
通識教材,有需要嗎?
成報 - A12, 成中講台, 朱家健

筆者經過連鎖書店,發現市面上除了有通識學科課本外,另書店還設有通識教育專架,放置通識科課外書、通識辭典、及單元分類如環保、今日中國、認識香港等,筆者亦忍不住看看書中內容,部分書籍設計精美、配有插圖、也有些是以對答形式或就某詞彙加以註釋,偶有讀本就一篇文章拋下幾個引導性問題,就不同範疇要求讀者深思探索,琳瑯滿目,花多眼亂,只可以說是為了迎合不同學生需要的市場。

隨通識科從過往只為一門非必修的高級補充程度學科,演化到今學年起為投考大學的強制條件,不少學校已經作相應部署,例如在早一兩年前已經鼓勵現有教員去修讀通識科教育碩士課程,又或者是聘請已持有相關學位及教學經驗的教師向高年級學生教授該學科,而其中一些已在過去有數年該卷教授或改卷經驗的科主任和老師更成了各校爭相羅致的對象。

再說回通識科教科書,看了內容後,筆者認為有些走回頭路,通識科的目的原意為讓學生思考,跳出框框,應在一些既有大原則的基本大綱下再要求學生自行去研習和作資料搜集,才可以真正達到把學科納入大學收生必修要求的原意,欠缺自行去摸索探究的動機及過程,如果學生真的未能在進入大學前掌握到相關邏輯思維訓練及作培養在課本外閱讀的良好習慣,通識學科只會淪為一門普通的背誦常識科目。

至於通識課外參考書,通識科辭典的概念的確可以為學生把不同單元的陌生詞彙分門別類及有更完善的背景資料,亦可以省卻在互聯網搜尋的時間和確保資料的真確性,但亦不排除考生亦會把註釋當作標準答案囫圇吞棗般背誦。也見不少行業的朋友也欲在此龐大市場分一杯羹,其中包括報社的刊物出版部、傳媒人、現職通識科教員,更有些參考書作者強調曾主持專題講座、網上專頁、多媒體節目、「貼」題準、摘A多,或曾任閱卷員或曾被借調往教育統籌局 (教育局前身) 等,彷彿通識科目也如其他學科引入名師星級制似的。
除了參考書冊,也見有本地旅行社也借通識熱,舉辦「通識學團」,尤其是本地文化及內地經濟社會體驗等,旗幟鮮明,其實,不少青年團體的交流團也可助參與學生拓展眼界,思索身邊接觸的人和事。

對筆者而言,最理想的教學模式,就是在課程大綱下,找出生活中接觸的一個故事,可以從報章、雜誌、互聯網中的一篇文章、又或是政府的諮詢文件、或參觀某機構後手記,和某嘉賓交流後感言、閱書或電影分享會等,再給予同學時間搜尋、分組探討,再在課堂上由教師引導從多角度研習,同學們再呈交習作予教師評核。

當然, 同學需要就該主題分享有最基本的背景資料,而透過同學間的朋輩交流,更能在討論中朝多元方向思考,把抽象概念實體化、生活化,提高對學科興趣和學習氣氛。

通識學科教材的使用是否合適,實屬見仁見智,看來,教材的使用對象應為通識科老師以用作更完善地作育英才,而不是為填鴨式餵飼學生而設。

青年評論 朱家健

 
  Copyright © 2009 Youth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