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2-17
春運返鄉新出路? -
成報 - A11, 成中講台, 施晨萊

一年一度的新春佳節已經來臨,整個華夏大地被濃郁的喜慶氣氛所籠罩。但是每到這一年中最重要的團圓的日子,總有許多人要為這躲不過的「大遷徙」(2011年預計客流量將達到23億人次)而犯愁。要知道面對日客流量超過七千萬的返鄉大潮,即使鐵路公路飛機輪渡全部開足馬力,也實在有些力不從心。春運返鄉之路,運力不足,加上黃牛搗亂,怎一個「難」字了得。

但是2011年23歲的大學生胡蓓蕾在這「荊棘叢」中開闢了一條新的道路—搭順風車。胡蓓蕾用了13天,走完了3,700公里,搭了25輛順風車,其中包括大卡車、越野車、拖拉機,甚至奧迪、賓士。交通方面沒有任何開銷,這樣修行般的返鄉經歷,胡蓓蕾的,只能算滄海一粟。11位長跑愛好者選擇了從北京跑步回到河北省保定市;湖南長沙兩名大學生歷時7天7夜徒步回家過年;廣西農民工騎摩托車返鄉……神州大地孕育了如此之多的身體力行者,風雪無法阻擋他們的歸程,路途遙遠無法使他們放棄返鄉之路,哪怕是風餐露宿,哪怕是翻山越嶺,期盼團圓的心情讓他們無法等待。

然而這究竟是不是春運返鄉的新出路?其可行性、安全性、可持續性仍是一個很大的問號,需要再三慎重考量。畢竟生命與回家相比,孰輕孰重,還是毋庸置疑的。從另一個側面看,層出不窮的返鄉新方法大多亦實屬無奈之舉。這份無奈,黃牛的責任無可推卸。屢禁不絕背後是巨大的利益誘惑。在鐵路售票推出了實名制之後,雖黃牛勢力有所削弱,但是其勢頭依然猖獗。「毒瘤」存在一天,老百姓就一天難以舒心地回家。鐵路站旅客大量滯留,與此同時新建成的高鐵卻時有「空跑」的現象。票價過高是為原因之一,縱然歸鄉心切,也無奈票價望塵莫及。無人乘坐無疑增加了高鐵原本已經非常高昂的運營成本,雪上加霜之時高鐵能否突出重圍,真正成為「平民列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類似的社會問題層出不窮,究其癥結是客流與運力之間的巨大落差與不平衡。

可喜的是各項技術的革新,給陸路、水路、空路突破速度、運能的極限提供了契機,高速公路、高鐵的陸續建成為陳舊的春運網路增添了新的活力。另一方面,客運部門的「軟實力」也在一年年的艱巨考驗中不斷地自我完善。運行機制漸漸規範化、人性化,應急方案及時、可行、有效……這一切都為春運這個老大難問題打開了突破口。從百姓自身角度眼,選擇其他假期回家看看也未嘗不可。畢竟人流量分散開去,對整個交通系統的資源充分利用亦有積極地作用。我們要清醒地認識到:春運返鄉路漫漫,出路在何方仍待探索。

青年評論 施晨萊‧

 
  Copyright © 2009 Youth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